当前位置: 主页 > 法治 > 经典案例 >

洗澡后按摩丧命 浴池与按摩师何方赔偿

时间:2019-05-15 08:22来源:白城日报

2017年4月6日21时多,郭某与同事小张一起到浴室洗浴。两人先在浴池里泡了一会儿,之后请搓澡技师给他们搓背。期间,郭某想放松一下筋骨,就请技师帮他敲背按摩并拉伸关节。大概20分钟后按摩结束,两人下楼结账。据小张事后回忆,下楼时郭某就感到有些头晕眼花,两人在浴室大堂内休息了一会儿,大概22时15分一起离开浴室。

离开浴室后没走几步,郭某就跌倒在地无法行走了。小张见状赶紧送郭某去医院急诊抢救……一直忙到7日凌晨3时,郭某于当日不幸离世……

经家属报警,警方先后向小张和按摩师沈某作了询问调查。小张陈述了当晚与郭某一起在浴室洗浴,以及离开浴室之后直至送他去医院抢救的过程。沈某陈述了为郭某敲背及按摩颈椎的情况。12日,应郭某父母申请,警方委托司法鉴定机构对郭某进行尸体解剖和死因鉴定。

郭某父母委托律师向法院起诉,要求浴室赔偿丧葬费、死亡赔偿金、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各项损失134万余元。

鉴定机构出具《司法鉴定意见书》,鉴定意见为:郭某系颈部按摩后寰枢关节半脱位致右侧椎动脉、基底动脉及右小脑上动脉血栓形成,继而引起右小脑及脑干脑梗塞致中枢神经功能障碍死亡。

郭某父亲以浴室投有保险为由,申请追加保险公司为被告。法庭予以准许。

法院依法追加按摩师沈某及保险公司为本案共同被告。

2017年7月26日,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本案。

原告律师认为,被告浴室对外经营,统一收取消费者的费用,被告沈某只是在浴室工作的技师,沈某造成的对消费者郭某的损害后果应该由浴室承担,担任技师的沈某作为雇员有重大过失应当承担连带责任。

浴室的代理律师则认为,沈某平时不受浴室管理,也没有底薪,一天擦几个背,就拿多少提成,相当于多劳多得。因此,沈某与浴室是合作关系,主要责任应由沈某承担。浴室还表示,浴室在保险公司投有保险,愿意在保险理赔范围20万元以内承担赔偿责任,并认为逝者自身也有过错,应当减轻被告方的责任。

2017年8月17日,庭审所有程序完毕后,人民法院择日作出判决:由逝者自担10%的责任,被告浴室承担90%的赔偿责任,被告沈某就被告浴室的赔偿义务承担连带赔偿责任。

被告浴室应赔付原告郭某父母丧葬费、死亡赔偿金、精神损害抚慰金共计60.8万余元;被告沈某对上述赔偿义务承担连带赔偿责任;驳回原告其余诉讼请求。

判决后,三方均提出上诉,二审法院经过审理后维持一审判决。

律师评析:

本案争议的焦点,是三被告对郭某的死亡是否应当承担赔偿责任,以及比例如何确定。首先,本案是侵权之诉,保险公司与浴室之间是保险合同关系,保险公司不同意在本案中承担保险责任,浴室可依保险合同与保险公司另谋途径解决。其次,另外两个被告的责任问题,实质是浴室与沈某之间究竟是雇佣关系还是合作关系。

雇佣关系是指雇员按照雇主的指示,以自己的技能为雇主提供劳务,雇主向提供劳务的雇员支付劳动报酬的社会关系。在雇佣关系中,雇员的工作不具有独立性,没有自主工作的权利,要受雇主的指挥管理。雇主可以监督雇员的工作,对雇员工作失误或违反工作纪律等享有一定的处分权。而合作关系是平等主体之间,为了共同的目标而采取的共担风险、共享利益的关系。浴室主张自己和沈某是合作关系,但没有提供证据佐证,沈某也不予认可。相关证据可以证实浴室是沈某的雇主。

“根据法律规定,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致人损害的,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;雇员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致人损害的,应当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。”被告浴室作为雇主,应该明知为其提供劳务的沈某不具有从事按摩的相关资质,然而浴室仍放任沈某为来浴室的消费者提供按摩服务,致使作为雇员的沈某在从事雇佣活动中,导致郭某受伤以致死亡,故被告浴室应当承担赔偿责任。同时,被告沈某对郭某的死亡存在重大过失,依法应当与被告浴室承担连带责任。

作为消费者的逝者,生前是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,对被告沈某提供的仅30余元的搓背、按摩服务,被告沈某不具备按摩相关资质应该了然于心,但逝者仍然让沈某提供按摩颈部等服务,逝者对自身亡故后果也存在过错。

(责任编辑:民生编辑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版权所有:白城日报社  内容所有:白城新闻网 / 白城日报社  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:吉ICP备09011033号  
新闻中心:白城市中兴西大路43号白城日报社    白城新闻网邮箱:bcxww2013@163.com    新闻热线:0436-3340253  腾讯微博新浪微博
安全联盟站长平台